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我要做驸马 > 第一章 坑爹的穿越

第一章 坑爹的穿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外厅之中,身穿绸服的中年男子眉头紧皱,旁边一位三十多岁的贵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抱怨道:“好好的一个孩子,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,这让我可怎么活啊?”
  中年男子也有些烦躁,不过还是强忍着性子向坐在对面的老者问道:“许神医,节儿他醒来后就一直不言不语、神情呆滞,喊他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
  对面椅子上的老者须发皆白,这时一手捻着胡须,脸上也满是凝重的回答道:“李局使,令郎的情况您也知道,之前他的癫狂之症还没有治好,现在又意外落水,能救回一命已经实属难得,至于他接下来的情况,老朽也不敢断言,最好还是先观察几日再说。”
  “我可怜的孩子!”旁边的李夫人听到许神医的话,当即也悲鸣一声大哭起来。
  李局使本来就心情烦躁,现在妻子又哭个不停,当即也忍不住怒道:“哭哭啼啼有什么用,难道你还能把节儿哭好了不成?”
  不过李局使的这句话却是惹了马蜂窝,只见李夫人闻言一抹眼泪,指着他的鼻子大怒道:“你还有脸说,要不是你们老李家的那点破事,节儿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吗!”
  “你……”李局使闻言拍案而起,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,最后只见他长叹一声,神色也十分颓丧的坐回了位子。
  外厅的争吵声也十分清晰的传到了里面的卧室,李节睁着双眼躺在床上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复杂,他万万没想到,穿越这种事竟然落到自己头上。
  不过在经历了最初的迷茫之后,李节现在也慢慢的冷静下来了,只见他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,发现身上再也没有前世时的那种沉重感,这让他也不禁露出欣喜的表情,无论这次穿越的结果如何,至少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,而不是像前世那样,在病床上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。
  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房间,只见地面铺着厚厚的毛毯,上面绣着艳丽的图案,桌椅等家具全都是用红木制成,雕刻着繁复的花纹。
  李节伸手抚摸了一下床柱,发现使用的红木厚重坚硬,他对红木并没有什么研究,也分不清这是什么木料,但从质地上也能感觉到,这种木头应该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。
  “看来还是一个富贵人家,难道说我终于时来运转,这一世要做一个纨绔子弟了?”李节打量着房间中奢侈的装饰也不禁欣喜的自语道。
  不过欣喜过后,李节忽然又有些担忧起来,因为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身处古代,但却不知道这是哪个朝代,更不知道现在的皇帝是谁,万一这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,那他可就惨了,毕竟他可没本事在乱世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  就在这时,忽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有人冲进了外厅,一个年轻的男声高喊道:“姑丈、姑母,表弟怎么样了?”
  外厅之中,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急匆匆跑进来,额头上满是汗水,说话时还喘着粗气,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。
  而那位正在痛哭的李夫人看到这个年轻人时,也不禁再次悲鸣一声道:“义儿你总算来了,节儿……节儿他……呜呜……”
  见到自己的亲侄子,李夫人也再次痛哭起来,这让年轻人也不禁大为着急的再次问道:“姑母您别急着哭,表弟他到底怎么样了?”
  “义儿你不必担心,节儿没事,只是落水后醒来一直不言不语,所以我和你姑母也十分担心。”这时李局使忍不住替妻子回答道。
  “不是有人看着他吗,怎么会落水?”这个被称为义儿的年轻人再次十分着急的追问道。
  “看守的人大意了,以为节儿睡着了,于是就守在门外,没想到节儿偷偷的从窗户跳了出去,还从角门跑到外面,等到下人发现时,他已经掉到河里了。”李局使这时再次叹了口气回答道。
  “救上来的时候节儿连气都没有了,幸好许神医就在附近,这才救回节儿的一条命,否则……否则……”李夫人这时也强忍着泪水道,只是说到最后时,也再次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,毕竟她只有李节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意外,那她下半辈子可怎么过啊?
  “人救过来就好,多谢许神医!”年轻人听到这里也暂时松了口气,同时也向许神医行礼道谢,而许神医也急忙还礼,毕竟他可知道眼前的年轻人身份不一般。
  “我去看看表弟!”年轻人说着迈步就往卧室里走,毕竟在这里就和他家一样。
  听到外面那位表哥要进来,李节也急忙躺下,然后面无表情的盯着床顶,他主要是怕开口后露馅,所以刚才醒来后也一直在装哑巴。
  很快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走进卧室,一脸关切的来到李节的床前,这时李节才看清对方的长相,只见这位表哥应该还不到二十,长方脸,皮肤白皙、相貌端正,身上穿着宝蓝色长衫,看起来即精神又俊秀。
  “表弟你感觉怎么样?”年轻人一把抓住李节的手臂急切的问道。
  李节面无表情一动不动,其实他这时也在犹豫,毕竟他不能老是这么装傻,迟早都得要开口,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?
  看到李道没有反应,这位义表兄也十分焦急,当下再次呼唤了几句,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,看来他和上一个李节的感情应该很好,可惜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李节了。
  义表兄抓着李节的手说个不停,大都是他们以前相处时的趣事,看样子他是想用这些事情来将李节唤醒。
  李节本想从这位表兄的话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,但这位表兄讲的大都是他们兄弟小时候的一些事情,很少涉及到其它,所以听来听去也没什么收获。
  最终李节一咬牙,脸上做出一副迷茫的表情,然后扭头看向义表兄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  李节一开口,义表兄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一脸狂喜的叫道:“表弟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!”
  “你是谁?”李节再一次装傻的问道,他对自己现在的身份一无所知,所以干脆还是装失忆算了,反正他前面的那个李节好像脑子也有点问题。
  “表弟你说什么傻话,我是你表哥啊!”义表兄这时这时还没有从狂喜中清醒过来,这时依然满脸喜色的大声道。
  不过李节却再次茫然的摇了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认识你!”
  看着李节一脸茫然的表情,义表兄也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,不过就在这时,外厅的李氏夫妇与许神医听到卧室的动静,这时也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,刚好看到李节正在对义表兄说话。
  “儿啊~,你终于说话了,吓死为娘了!”只见那位李夫人狂喜着扑上前,一把将李节抱在怀里痛哭道,毕竟做为母亲,儿子出事后,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。
  李节虽然知道对方是自己这一世的母亲,但这时被她抱住,还是感觉有些不习惯,幸好他这时要装傻,所以只见他一脸惊恐的推开对方道:“你们是谁,我在哪,你们要做什么?”
  喜极而泣的李夫人也被李节的反应吓懵了,背后的李局使也同样一愣,不过他倒是很快反应过来,当即上前一步急切的道:“节儿你说什么胡话,怎么连爹娘都不认识了?”
  “你们……是我的爹娘?”李节再次满脸茫然的道,他现在简直太佩服自己了,前世虽然没学过演戏,但这天生的演技丝毫不比后世的那些影帝差。
  “许神医,节儿他这是怎么了?”李局使也感觉到儿子的不对劲,于是立刻向身后的许神医问道。
  许神医这时也是神色凝重,只见他这时走上前,然后给李节号了一下脉,随后这才指了指李氏夫妇问道:“李公子,你真的不认识他们吗?”
  “不认识!”李节摇头。
  “许神医,表弟刚才也不认识我!”这时那位义表兄也忍不住开口道。
  许神医听后表情也更加凝重,随后又再次开口问道:“那李公子你可还记得些什么?”
  “头……头好痛,我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!”李节抱着脑袋再次演戏道,他记得后世电视上失忆的人都是这么演的,反正脑子里的病最复杂,后世医疗条件那么发达,对大脑的了解依然有限,更别说这个时代了。
  果然,许神医听后也是抚须不语,最后还是李夫人忍不住追问道:“许神医,节儿他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连我们都不认识了?”
  “从脉相上来看,李公子的身体虽然有点虚弱,但并没有什么大问题,不过从李公子刚才的表现来看,他很可能是得了失魂之症!”许神医沉思片刻这才开口回答道。
  “我可怜的孩……”李夫人闻言再次悲痛的大叫一声,伸手就要把李节再次抱在怀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