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姑娘她戏多嘴甜 > 第66章 断头路

第66章 断头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桂老夫人调整了一下背后的引枕,慢悠悠着道:“这说来,话可就长了。”
  这小丫头要装傻,她就短话长说,跟尼姑念经似的,说上三刻钟半时辰的,看看是她急,还是小丫头急。
  这么想着,老夫人清了清嗓子,眼皮子一抬,视线落在几子上的茶壶上。
  温宴见此,岂会不知道桂老夫人的意思。
  在乖巧倒茶和熟视无睹之间,温宴稍稍想了想,还是选了前者。
  甭管祖孙两个内心里亲不亲,桂老夫人总是挨了那一匕首。
  年纪这么大了,平白流了那么多血。
  虽说是装疯卖傻了,但伤是实实在在的伤。
  温宴是晚辈,做什么跟个伤患争高低。
  一碗茶的事儿,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
  温宴端了茶盏给桂老夫人。
  老夫人接过来,缓缓用了,热水下肚,先前叫阮家人激起来的怒气平复了些。
  不念经是不可能的,看在热茶的份上,她少念一刻钟吧。
  “鸢姐儿跟阮家说亲时,你们在京里还好好的。”桂老夫人叹道。
  阮执为官,阮孟骋要走仕途,只是阮家没有根基,想开道就要寻些路子。
  这亲事,最初是阮家更热络些。
  桂老夫人当时亦有犹豫。
  毕竟是长孙女,老夫人前几年挑挑拣拣的,眼看着温鸢年纪到了,再挑下去也没有满意的,她便答应与阮家议亲。
  阮家着急娶儿媳妇,动作飞快,亲事就此定下。
  却不曾想,温家长房在京中出事了。
  夏家和温子谅等人先后入狱,有人活着出来了,有人折在里头,罗织了无数罪名,砍头的砍头,流放的流放。
  定安侯府明面上没有受牵连,但他们最后的官场倚仗,夏太傅与温子谅翁婿,倒了。
  阮家想娶温鸢,图的就是这条路,结果这路成了断头路。
  偏偏,案子止在京中,温家二房、三房一切照旧,阮家若退亲,就是“趋利而忘义”的小人行径。
  不想娶了,也还得娶。
  于是,这亲事从桂老夫人不满意阮家,变成了阮家不满意温鸢了。
  定安侯府自认低嫁,阮家却视作温鸢高攀。
  老夫人为了亲事按部就班办妥当,亦做了不少让步。
  阮孟骋已经是矮子里拔出来的高个了,再拖下去,不止温鸢难,后头几个孙女也跟着难。
  “老婆子就是受了他们家的气,先前才一心一意想和顺平伯府做成亲家。”桂老夫人道。
  温宴眨了眨眼睛,随着老夫人的讲述,该皱眉皱眉,该气愤气愤。
  唱戏嘛,总得投入些,不然桂老夫人发挥得多不带劲儿啊。
  至于最后一句,温宴也没有往心里去。
  她先前从温慧那儿听来的,和老夫人现在讲的,因果就反了。
  不管有没有阮家,桂老夫人本来都一心一意要和伯府结亲。
  最多是阮家的存在,更坚定了老夫人的念头。
  “他们阮家,就是这么的功利!”桂老夫人道,“他们现在盯上谁了,宴姐儿这会儿总该明白了吧?”
  温宴看着老夫人,在桂老夫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殷殷与切切。
  像极了宫中女官给公主们讲课时的样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